.


哎喲!您也搞台獨?

/劉大元

前陣子苦頭陀寫了一篇批判新黨名政論家阿修伯的文章,不數日後阿修伯先生回函,陳述他的歉意。其實世間文章往往寫者無心,觀者有意;或者寫者有意,卻是觀者無心。苦頭陀這小子是我青梅竹馬的朋友,他由於血統中猶自殘餘西夷的蠻性,是以終日衝撞惹禍樹敵無數,前日竟然以我為題大做文章,之乎者也地大放厥辭,若不是念及往昔恩義,早一掌將他斃了;再不然,震斷他全身經脈廢去武功,省得老是在我身後惹禍。好在這傢伙平日隱遁在獨孤山頂,一年閉關一次,一次閉關一年,現時他已回返獨孤山修練,或許從此江湖會有幾日平靜好日。

其實擔任公論報的主編也蠻輕鬆的,雖說每個星期得親自編排十個版面,但感謝諸多前輩多年來所苦心孤詣建立的風範... 吾人只要踩著先人的腳印走,那便不會出什麼大紕漏。反正獨派的文章消息報喜不報憂,統派的文章消息報憂不報喜,如此顛而倒之、倒而顛之,日長月久也就得心應手、輕鬆自得了。我們從國民黨昔日惡質媒體文化走來而學乖,今日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龜笑鱉無尾,誰敢多言說我們錯了?

阿修伯說他是公論報多年來最忠實的老讀者,讚啦!我說,公論報不僅咱獨派死忠分子讀,連統派的仁人志士亦青眼有加,可見公論報創刊迄今一十七年有餘,承蒙各方人士不棄,出錢出力捧場贊助訂閱。小可不才,雖不至於肉麻到涕淚感泣的地步,卻也心中謝忱不堪言表,在此一併多謝。

在此必須嚴正聲明,公論報之所以逐年虧損而存在而屹立不搖,其目的有三︰(1)宣揚台灣獨立建國理念,期能在建國的黑暗道路中途發揮熒光照路的使命。(2)為所有旅居海外的台灣鄉親提供有效地、真誠不欺、血濃於水的溝通交流管道。(3)儘可能讓出一片空間,讓所有的異議分子(與獨派相違)有說話的餘地。我們不能沒出息地有樣學樣,因循國民黨的「一言堂」狹隘膚淺作風,要建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豁達大度的雄渾氣慨,須得「接受他,感化他。」我平日自嘆聰明蓋世,世間罕有匹敵,但人生中最大快事有二︰一是痛宰比自己強逾百倍的讎敵,二是感動比自己聰明的狗怪傢伙... 至於其餘那些龜龜毛毛、不倫不類、只聽聲不見影、縮頭藏尾的弱者們,盡付一笑罷。

有一則笑話如是說︰某個旅人在一個小鎮的酒吧喝酒,見到一位酒客喊出︰「第43號!」其餘眾人立即轟然大笑。過不久另一位酒客又喊道︰「第17號!」眾人又是一陣大笑。這位陌生的旅人感到不解,問隔鄰的酒客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每次有人說出一個號碼數字,大家就會轟然大笑?」隔鄰的酒客道︰「嘿,因為我們鎮上的人在一起喝酒多年,對許多笑話已然耳熟能詳,所以將之編成號碼,講笑話的人只要說出笑話的數字,大家就會知道。」於是這位旅人不禁躍躍欲試,隨口喊出︰「第26號!」不過卻得不到任何回應。不久又有某一位酒客喊出︰「第26號!」眾人鼓掌大笑。旅人大惑不解,問隔鄰的酒客道︰「怪哉!為什麼他和我喊出同一個號碼,卻博得眾人熱烈的喝彩?」隔鄰酒客說︰「這沒什麼啊,有些人就是有技巧、比較會說笑話吧。」

根據我多年來的分析比較,公論報所刊登的文章大致分為幾種類型︰
(1)理論基礎雄厚,舉凡諸論皆是出自有因、緣起碩學;可惜這般的曠世宏文如今已不復多見。其實獨盟體系內外古往今昔,如此學問飽滿者所在良多,冀望眾前輩、老仙們重出江湖,為台灣獨立建國大業再創新高。

(2)富可敵國財大氣粗聲名顯赫頭銜凜然者;關於此類天縱英名人物我目前由於顧全大局不欲多言,在下將於2002年39歲生日當天出版《落衫雞烏龍八部》,目前小說已完成99%,出版經費早已籌足,不過得等到2002年諸事底定之後,方能公諸於世... 因為世事難料,或許黑而白白而黑,或許長而短短而長,時候未到,任誰也無法預言斷言。

(3)一臉堅毅的台獨博詞鴻科;此類作品平易近人婦幼皆解,因為公論報教育成功的關係,讀者往往一看到標題便知道文中內涵,就像前例那則笑話一般。此類文章適合初窺門徑者入門習作之用,只要將「台灣獨立」、「絕不統一」、「中國混蛋」、「台灣郎真偉大」、「台灣不等於中國」等等字面上所引發的超薄短小靈感,交叉排組、左右縱橫,要寫多少便有多少。咱圈內人彼此心知肚明,看標題而知大概,不過卻苦了初初訂報的「局外人」新讀者,往往會有時空錯亂的感覺,大嘆︰「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還寫這些?」從前講台獨是先進,現在「講」台獨可就有點落伍了。邪惡思想家苦頭陀先生前日歸山之前向我說︰「結婚前有些事只能說不能做,結婚後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說。」他說台獨大業之所以不成功,那是「屁話太多了」。當時我唯唯否否不敢苟同,因為公論報實在是缺稿(此指可刊之文)缺到十萬火急。吾友許世模醫師常笑我,說我「天天要搞(稿)」,所以還是希望大家勇於投稿,不然以後為了填補偌大空白版面,只好將九號字變十號字,十號字變十二號字,屆時或許乾脆印成大字報,既省字又可填補空白。

(4)生活小品文章;舉凡居家旅行、拖兒帶女、撫貓逗狗、含飴弄孫、美容養顏、瘦身減肥、瓶瓶罐罐、夫妻恩愛、柴米油鹽、失眠感懷、夢中囈語、婆媳代溝、妯娌失和... 這些小品文章對公論報的軟性包裝功不可沒。搞台獨不能老是「威而剛直直去」,騙小孩吃藥還得費一塊糖呢,否則報紙發行量將遞降為一百份;為了顧及不同層面的讀者群,只要台灣獨立的立場不變,只要抗爭不義政權的思考不減,那多一些軟性的訴求又何妨。

(5)文學版與台文問題;阿修伯的來信(見後)本來客客氣氣的,後來話鋒一轉又講到台文的問題,使我啼笑皆非。我本身不是什麼「推動台文的手」,也非滿臉橫肉紅衛兵式的一定要別人講福佬話,有些人甚至干涉到人家夫妻間的濃情蜜語都得講台語,推廣台文到如此「無孔不入」的地步,那可是十分天才了。借上回苦頭陀的一句話,推動台文並非是什麼了不起的神聖光環,更不是什麼驅邪斬魔的上方寶劍,每個人都擁有絕對的自由意志,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還搞這些封建老套、愚夫愚婦的蠢把戲?柏楊先生說「熱情滿滿而蠢血沸騰」,牛頓(I. Newton)先生說「作用力必導致等量的反作用力」,毛姆(W. S. Maugham)先生說「小孩的最大不幸,就是有一位過度溺愛的母親」,我說台文運動是「寫」出來的,而不是「搞」出來的,能提出多少夠水準的作品,就有多少抗爭的本錢。

吾友胡民祥先生為了替公論報主編星期六的《台灣文化專刊》,迄今三十四週(期),每星期整版大部份的文章還得自己親自打字,這樣不求回報的精神可敬可佩;即若如此,還有某些台文同路人私底下囉囉唆唆指指點點,有時不禁懷疑是否台灣人真的無救到「放尿攪沙未做堆」?對我而言,寫作台文是非常有挑戰性的任務,因為看的人不多,因為它很新、技巧還存在無限的可能。將一齣無聊的台語連續劇對白一字不漏寫成台文並不難,但要寫出令所有優勢的中文作家俯首讚嘆的台文作品,那可是極其誘人的夢想。否則「台文運動者」口口聲聲說要鼓勵大家「說寫母語」,那我的母語是中文,又為什麼多事去寫什麼福佬話文章?阿修伯先生是滿洲旗人,他說他看得懂福佬話羅馬字,可見吾道不孤也,建議他日後多嘗試寫作台文(此指中文之外)的文章,希望他「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幫贊內憂外患的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到時建國在望、台灣人出頭天、大家和氣一家親,誰敢再囉噪什麼「中國豬滾回去」,那我第一個不放過他。

有一則笑話如是說︰農夫甲對農夫乙誇說︰「我的田地很大很大,開車從早上巡到晚上,也還走不遍哩。」農夫乙頗有同感,點頭應道︰「哦,這樣的車我也有一輛。」

人與人之間思想的距離有時就像上一則笑話一般,是很難很難溝通一致的。人只要一離開童年,似乎就懂得理所當然地說假話來保護自己,也開始認真說廢話來欺騙別人... 透過彼此間冗長的對話、加上幾杯40%烈酒,或許我們將因此成為朋友或敵人。不過私人交往和辦報紙不同,辦公論報又和辦一般報紙不同,我總嘗試將這份冷冰冰的台獨老字號報紙,看是否能夠變得人性化一點。我常在想有一天,讓所有羈居海外的可親可敬台灣人真正共同擁有這份報紙,愛它、疼惜它、尊重它,像是對待自己心愛的女人一般地發自真心,而不只是當成自私洩慾、甚至鞭打的對象。

我痛罵所謂「搞台文運動」者,並非就代表我反對,是因為對所有不合理的行事一視同仁,正如痛罵新、國、民、建、共產黨許多荒謬的蠢事一般。我執意讓台語文走出台文版的「保留區」,將非文學性的台語評論文章散置在其他版面,也衷心歡迎其它語族的文章都能投稿到公論報來,讓每一種聲音、每一族語系都能獲得平等的對待... 這些我們不去苦苦哀求別人,就從自己做得到的開始吧。或許這樣做公論報的訂戶會少去幾份,因為他(她)們抱怨說看不懂... 或許我每刊出阿修伯的文章,公論報的訂戶又會跑掉幾份,因為世上畢竟還存在著對自己缺乏信心的小氣台灣人... 即令如此,我相信海外還是存在著更多的、未認識的、有良心的台灣人,只要我們走出無聊齟齬的大雜院、小圈圈,相信外面的世界會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來幫贊。

Tom貓每次設計陷害Jerry鼠,卻總是自討苦吃... 被砸下的鋼琴壓扁啦、抽著鞭炮的雪茄爆炸啦、被兇惡的拳師狗追咬啦... 如此Tom & Jerry卡通式的貓捉老鼠簡單邏輯,卻可以反覆變換一演再演,充填著好長一段童年的歡樂記憶。卡通影片裡不論如何暴力荒謬,幾位可愛的主角也不會死,不然明天的續集怎麼演?寫文章也是,所謂嘻笑怒罵皆至情,口誅筆伐見真心。我的文字表達能力雖說不及苦頭陀或者阿修伯先生,不過在下朋友兄弟滿天下,不然怎敢在此賣弄?阿修伯自讚「無兩步七仔不敢過虎尾溪」,我從小在台北出生長大,沒過過虎尾溪,不過「降龍十八掌」倒練過幾招,有時和「龍的傳人」狹路相逢,免不了捉對兒廝殺一番,口水淋漓淚光盈盈場面鬧熱感人,以饗公論報的讀者大爺大娘伯叔姨舅們。

1998年十月寫于洛杉磯哈仙達岡


回本站首頁 | 海的謠言 - 尋找福爾摩莎 | 流轉容顏 - 我所見到的Norbu教授 | 獨立呀獨立 | 紅蟳 - 人非人童話 | 哎喲!您也搞台獨? | 陳牧師家的後院 | 山行踏查 | 今年第一場雪 | 癮者悲歌 | 關於阿嬤的童年往事 | 嘻!台獨真好玩 - 寫在爭端將起之前 | 從一齣記錄片之思想起 - 談台灣意識的悲情另解 | 東遊紀行 - 台獨童話之旅 | 島事

回返台灣五四三首頁 Back to TAIWAN54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