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嘻!台獨真好玩 - 寫在爭端將起之前

/劉大元

天底下除了早年國民黨的御賜標題「反攻大陸」外,就屬「台獨」這個正義凜然的標題其所參與作文比賽的人口篇幅最多。依比較文學的觀點論之,「反攻大陸」的作者群普及於小學未畢業之青青子衿,而「台獨」之作者群普及於研究所以上之博碩士博辭鴻科。兩造作者群之群體性格,同義處在於其「痴」,無論是小兒弱智之「痴」,或老人情鍾之「痴」,總之是某種層面的恰似等同。至於兩者相異之處那就無庸廢言,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反攻大陸」若比死纏爛打之潑皮外功,「台獨」若比臨淵自顧之沉練內功,反正是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不知道,靠邊站的胡說八道,各自勤勵磨牙藉題而發揮罷。

這篇文章不是要談台獨,雖然文章以此為題。因為我傳授咱報社的編輯小姐「一字訣」,我告訴她,若是文章標題有個「獨」字,即使寫得再爛再差,無論如何稿擠無論如何忙碌,這般的壯偉宏文一定得立即刊登。惟恐她因為唯美主義堅持下竟爾退我這個總編的稿件,只得用「獨」字做標題,希望能夠魚目混珠,僥倖將文章化成鉛字上報,與其他善寫者同享公論報大作家的大名。

以前刊登阿修伯的文章,頗引起一番困擾,不過我總堅持,不要將人的問題轉換成報社的問題,那是雞屎chicken shit的心態。不過阿修伯昔往投在其他報章雜誌的文章的確是不得人心,某次我洛杉磯的朋友阿堅好意借我一本阿修伯所著《新二二八何時爆發》,我將之放在廁所裡(阿修伯先生請別在意,您的大作和另一本英美文學評論並肩齊躺在我的抽水馬桶水箱上頭),在如廁當時讀之以助便,一邊拉屎一邊吃屎。某一次我在劍橋攻讀博士學位的兄弟B君回返美國,某夜到我家飲酒歡敘,中途他因內急而猛然起身衝進廁所,不久卻聽到門內傳來一聲「×你娘」的罵聲,我當時錯愕不解,以我兄弟B君的粗魯性格推算,應該不是那本英美文學評論惹的禍... 可見阿修伯的文章是如何不得人心了。不過他的某些立意正當凜凜然之文章我還是會刊登,因為世界上人口攸攸,諸般見解諸般意見千千萬萬,我們獨派人士在獨立建國的艱苦迢遙路途上,可得千萬要伸長脖子看看外頭的世界、傾聽不同的聲響或噪音,可別自家人關起門來湊一桌打麻將,自摸來自摸去,暗槓來暗槓去,自家人東南西北大搬風莊家輪番做,自家人那點小錢嬴來輸去的還是那點小錢,那可多小家子氣唄!您說是吧?

另一件事,曾是公論報早年在紐約創刊時期的社長兼總編輯洪哲勝先生寫信給我,說最近有人行文批評他的台獨論點,問我願不願意刊登他的回辯文章,他說如果我批曰︰「可!」,那他馬上下筆。我不認識他,以前某些人事間的紛擾糾葛卻略有耳聞,不過我幾位兩肋插刀的好兄弟卻蠻欣賞、同情他的,所以愛烏及屋,我對洪先生說謝謝您請您儘量寫,我說︰「讓悍勇的好作家們拿起筆來廝殺吧!」這樣公論報枯澀的版面或許會生動些。當然我的但書是,公論報抵死不容忍大中國的統一理念,因為我們很台獨。

寫這篇文章目的是要向那些獨派的大佬們報備請罪... 總編輯的角色也不是好幹的,我很想將公論報化老朽為神奇變成真正的「海外台灣人的報紙」,而非「一言堂」只與自己溫存觸撫的衛生紙如此這般沒人看的機關報。諸位德高望重的大佬們請多加包涵,小可後生晚輩不知禮數之處,還請您多加寬容、多加照應。

最後一件事,那也是蠻重要的。我總覺得人的啼哭出世,來到這個世間受盡諸般苦楚,從出生開始,經歷青春、衰老、罹病... 然後死亡。多少生離死別的事件猶仍無法說明事實的真象。紅塵擾嚷閻浮世界實在是沒什麼好留戀的,為什麼要橫眉豎目臉紅脖子粗地爭辯那些個勞什子小事呢?讀者諸君,別以為我每次寫文章都幾近嘻笑怒罵之能事,那是因為我譏笑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希望所有台灣人秉持自己的良心走出悲情,切莫打著悲情的老招牌尋求他人的憐憫寄托與同情的眼光... 若是用您們猶不自知的中毒的中國文化思辯邏輯或書寫文體來為自己伸冤,那是行不通的... 畢竟比起您們口中誅罵的豬狗不如「外省人」,若奸若巧若我若褒若貶若豬若狗哪!... 您們還是外行。所以好好建立自尊的文化典範... 欸!Ill! Formosa! 以前或許沒有,但以後總會到臨... 快樂希望地... 如果您們真心想擺脫中國的老狗屎的話,請您包容、請您寬恕、請您時時刻刻面帶笑容。

1999年3月寫于聖地牙哥耶卡吽巿


回本站首頁 | 海的謠言 - 尋找福爾摩莎 | 流轉容顏 - 我所見到的Norbu教授 | 獨立呀獨立 | 紅蟳 - 人非人童話 | 哎喲!您也搞台獨? | 陳牧師家的後院 | 山行踏查 | 今年第一場雪 | 癮者悲歌 | 關於阿嬤的童年往事 | 嘻!台獨真好玩 - 寫在爭端將起之前 | 從一齣記錄片之思想起 - 談台灣意識的悲情另解 | 東遊紀行 - 台獨童話之旅 | 島事

回返台灣五四三首頁 Back to TAIWAN54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