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憲良大提琴獨奏會

從古典到浪漫

日期:2014年4月21日(一)
時間:7:30PM
地點:國家演奏廳



樂曲解說

貝多芬:A大調第三號大提琴奏鳴曲,作品 69

  貝多芬的五首大提琴奏鳴曲中,最為聞名且最常聽到的,大概就是第三號奏鳴曲了。此首奏鳴曲以1806年的片段性草稿開始,和賣力寫作《第五號交響曲》同一時期的1807年開始正式著手作曲,於1808年初或春天完成。本曲據說是貝多芬為大提琴好手葛來亨斯坦男爵 (Ignaz Gleichenstein, 1778-1828) 而作。這位男爵比貝多芬年輕八歲,是在維也納與貝多芬相遇。他是與貝多芬有親密往來的史提芬‧布羅伊寧 (Stephan von Breuning, 1774-1827) 的朋友,所以可能是透過他的介紹而認識的。其後不但與貝多芬結為知己,還成為貝多芬的後援者。這位男爵在1811年與安娜‧馬法蒂成親,在此前後貝多芬也認真想過要與其姊姊泰麗莎‧馬法蒂結婚。貝多芬原先是想把1806年完成的第四號鋼琴協奏曲呈獻給這位男爵,但因為此曲贈給了魯道夫大公,才促使貝多芬另外為男爵創作此首大提琴奏鳴曲。

  本奏鳴曲跟第一、二號奏鳴曲作品編號5的兩曲一樣沒有徐緩樂章。但在作品5的兩曲中於第一樂章開頭安排慢板導奏的相對下,本曲則在第三樂章之前放置一段簡短的慢板導奏。其餘大致遵循傳統的結構。

  欣賞本奏鳴曲時立即可以感受得到的,就是其具足大提琴風味的主要旋律,以及到處洋溢出來的親切性、可愛性與明朗性。這樣的感情與1806年起稿似乎有著極大的關係。因為1806年的貝多芬,正好與泰姆伯爵的遺孀約瑟芬陷入情網。而此年寫作的第四號鋼琴協奏曲、第四號交響曲、小提琴協奏曲與《拉茲莫夫斯基弦樂四重奏曲》等,同樣也都流露出此種戀愛的喜悅感情。這到1806年末以後,隨著這段戀情的結束,這樣的感情也跟著收斂起來,緊接著激烈的鬥志就跟著浮現表面。從這個過程來看,本奏鳴曲可以說就是貝多芬與約瑟芬戀愛中的最後遺物。

  如此參雜一段戀情的本奏鳴曲中,同樣也具有貝多芬逐漸燃起的激烈熱情與張力。不但鋼琴的處理法非常奔放,大提琴的進行也一絲不苟,一邊在寬廣的音域中活躍,一邊與鋼琴水乳交融地進行,讓人聽來無法忘懷。從這一點來看,比作品5更具貝多芬中期傾向的本奏鳴曲,幾乎可以說是以外在的演奏效果為其意識。在這同時,其內在面也沒有馬虎,同樣具有非常充實的內容,毫無疑問也是屬於中期「傑作之林」的名作之一。

第一樂章

  從容的快板 (Allegro ma non tanto) A大調 2/2 拍子,奏鳴曲形式。以具足大提琴風味的開闊悠揚的第一主題,雄壯宏偉地展開樂曲。鋼琴加以承接形成半終止後,又以裝飾奏的風格快速華麗地奏出E大調的音階。接著由鋼琴再一次奏出第一主題,其末尾由大提琴奏出即興風格的裝飾音後,結束第一主題部。經過句是a小調,以乘著三連音分散和弦的快活旋律開始,移入e小調後,以鋼琴和大提琴如震音般的流動到達第二主題。此第二主題是由鋼琴的雙手與大提琴形成三聲對位的書法進行,以E大調呈現出來,不久後暫時轉入B大調,然後再次以E大調交換樂器向前進行,這時大提琴的進行方式,不但自由使用高音域的音符,也和鋼琴處於獨立的同等地位。

  第二主題以E大調終止後,曲子進入小結尾,隨著三連音符的低音伴奏出現了嶄新的旋律。此旋律由大提琴承接後,鋼琴奏出波浪似的繁忙音型,逐漸增加力度到ff。此一頂點之後逐漸減弱,等音階風的快速音群終了後,第一主題立即以變形的方式露臉。呈示部在此接續開頭的第一主題再次被反復一次。

  呈示部的反復結束後,開始處理升c小調的第一主題邁入發展部。但立即又出現小結尾旋律,阻撓了第一主題的發展。其後再度使用第一主題,兩個樂器以對話的風格前進。漸強到達ff後,便隨著大提琴演奏的琶音,鋼琴在低音部以強有力的步伐奏出局部的第一主題。繼此之後,才由大提琴然後鋼琴大方地奏出第一主題,並從pp漸強到 ff 到達頂點後落著於升f小調上。接著又以兩小節的裝飾樂句漸弱到pp,並出現大提琴與鋼琴雙手演奏的簡短寬廣的三聲對位法。此中的大提琴旋律,是以第一主題的音符長度變化而來。這段音樂終了後,大提琴再度乘著鋼琴的三連音符,優美而莊嚴地奏出第一主題,由此進入再現部。

  再現部與呈示部不同,鋼琴並不反復第一主題,而直接移入經過句,然後再由此邁入主調的第二主題。按照慣例通過小結尾的樂句後,樂曲開始進入使用第一主題動機的尾奏。這裡面既有速度轉快的樂句,也有貝多芬在《雷歐諾雷》序曲中擅長使用的濃縮動機,來提高樂曲的緊張氣氛。其後以ff 到達其頂點後,兩個樂器隨即輝煌地齊奏出第一主題,然後再減低力度,一邊使用第一主題的動機,一邊經過大提琴演奏而令人印象深刻的開闊旋律,平靜地結束樂曲。

第二樂章

  詼諧曲 很快的快板 (Allegro molto) a小調3/4 拍子。本樂章出現兩次中段,所以變成A – B – A – B – A 的形式。曲子以鋼琴出現在切分音中半笑半詼諧的主題開始,再由大提琴加以反復一次。接著在鋼琴上出現八度重疊的激烈斷奏樂句後,再次展現主題,然後就在漸弱聲中結束第一段音樂,由此進入第二段。

  第二段音樂是明朗的A大調,同樣由三段曲式所構成。首先由大提琴奏出悠揚的雙音旋律,經過強有力的E大調中間部後,再度回到雙音的旋律。整體由鋼琴與大提琴自低音輪流奏出的波浪似旋律所連貫,製造出一股神祕的氣氛。

  第三段音樂是第一段的反復,其後再反復第二段音樂變成第四段。最後再現第一段音樂,以帶有大提琴撥奏的結尾,靜諡地結束樂曲。

第三樂章
  如歌的慢板 (Adagio cantabile) – 活潑的快板 (Allegro vivace)。慢板的簡短導奏是E大調,2/4拍子。兩個樂器一邊形成對位的書法一邊奏出優美如歌的旋律。此一導奏以A大調的屬七和弦平靜結束後,氣氛急轉,進入快板,A大調2/2拍子的主部。此一主部是以大提琴演奏可愛優雅的第一主題開始的奏鳴曲形式。第一主題由鋼琴加以反復後,鋼琴再奏出奔放流動的經過句,接著就出現半小節的休止,再由大提琴以E大調奏出溫柔的第二主題。鋼琴加以承接後,開始奏出小刻度的焦慮似和弦。接著又是半小節的休止,然後依序出現大提琴的旋律與鋼琴的和弦,以此結束第一主題部,移入短小華麗的尾奏結束呈示部。由於呈示部附有反復記號,大多情形都遵照指示重新反復演奏一次。

  發展部很短,只有進行第一主題的發展。其中大半都是半音階主題動機的連續上行,或連續下行的音階動機,給人的感覺十分簡潔。最後鋼琴幾次將主題動機做半音階似的上行後,大提琴就承接過來以完整的型態再現第一主題。樂曲在此結束發展部,進入下面的再現部。

  再現部中,兩個主題依照常規以主調再現,然後以漸強方式,將音樂引導至本曲最高點的結尾。結尾中,以鋼琴、大提琴的順序奏出從第一主題衍生出來的嶄新而華麗的旋律。但這隨即消失,接著鋼琴再以華麗的音型做出龐大的漸強到達ff後,大提琴開始強有力地奏出第一主題。接著由鋼琴的低音與大提琴連續齊奏出此一動機,力度逐漸減弱至pp。這時鋼琴停止連續的進行,轉變成和弦的伴奏,大提琴則繼續演奏此一動機。力度再次增強變成f 時,音樂的進行突然中斷,再以終止和弦華麗地結束全曲。

(門馬直美)


貝多芬:D大調第五號大提琴奏鳴曲,作品 102-2

  貝多芬的作品102是由兩首大提琴奏鳴曲所構成,兩首樂曲都是為史邦齊希(Ignaz Schuppanzigh, 1776-1830) 擔任第一小提琴手的拉茲莫夫斯基伯爵家的弦樂四重奏團中傑出的大提琴手約瑟夫‧林克(Joseph Linke, 1783-1837) 而作,曲子呈獻給艾德蒂伯爵夫人安娜‧瑪莉(Anna-Marie Erdödy, 1779-1837)。貝多芬不但非常欣賞此一四重奏團,和團員們也非常熟悉。艾德蒂伯爵夫人則是貝多芬在音樂上的知音,是貝多芬談心的好對象。不過在1809年,兩人卻為了夫人屬下的事情而失和。在發生這種事情當中的1815年5月,貝多芬也非常疼愛的夫人的兒子胡利茲不幸去世,而夫人本人依然好意向魯道夫大公、秦斯基侯爵與羅普柯維茲侯爵等三人爭取貝多芬的年金。還有,當時召開的維也納會議,也一直到1815年6月才好不容易結束長達九個月的議程。此一會議所引發的社會動亂,加上貝多芬不適的身體和窘困的經濟狀況,致使他完全無法隨心所欲來作曲。這兩首大提琴奏鳴曲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於該年夏天所完成的特殊器樂曲。

  拉茲莫夫斯基伯爵是在1808年把當時人在維也納的林克,邀聘進入自家的管弦樂團中,同時組織以史邦齊希為中心的弦樂四重奏團。不久後,此一四重奏團就變成歐洲屈指可數的室內樂團,直到1814年12月31日,一場大火把拉茲莫夫斯基伯爵家全部燒燬後,才被迫中止活動。此後,林克逐漸親近艾德蒂伯爵夫人,1815年夏天即與夫人的家族一起住進位於艾特拉塞的別墅。貝多芬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才提筆為林克創作了這兩首大提琴奏鳴曲,並且以此對於擅長演奏鋼琴的夫人表示感謝之意。根據另一種說法顯示,夫人在此年夏天已跟林克訂婚。

  根據貝多芬的紀錄顯示,作品102是在1815年7月末(第四號) 與8月初 (第五號) 所完成。大部分幾乎都是在維也納作曲。但這兩首樂曲在此年夏天或秋天,是否曾在艾特拉塞演奏過就不得而知了。

  樂譜最初在1817年3月由Simrock 出版社發行時,並未有呈獻給艾德蒂伯爵夫人的字樣。後來在1819年1月由Artaria出版社發行時,才有了明確的記載。換言之,伯爵夫人是在1819年才獲得正式呈獻的。

  第五號奏鳴曲似乎比第四號具有更深邃的宗教性情感。全曲採傳統的三樂章制,並以賦格的語法寫作終樂章。各樂章中的對位技法,不但充分預告出貝多芬晚年的鋼琴奏鳴曲與弦樂四重奏的風格,圓熟的程度幾乎是以前的作品所未見。

第一樂章

燦爛的快板 (Allegro con brio) D大調 4/4 拍子,奏鳴曲形式。

  本樂章除了熱情奔放以外,偶爾也顯現非常大膽的筆法。曲子以精力充沛的鋼琴獨奏,熱情奔放奏出f 強度的主題開始。大提琴加以承接後,奏出洶湧上行而具有威嚴的旋律。在鋼琴低音部上設置持續顫音開始的經過部,通過兩個樂器的對話風樂句之後,開始引導出大提琴率先奏出的雄偉的A大調第二主題。隨即由鋼琴加以承接,然後以交替演奏的方式一面變奏一面加以反復。其後由音響清脆而簡短的小結尾所接續,以此結束呈示部,呈示部中指定從頭再反復演奏一次。

發展部以大提琴演奏第一主題的動機開始,然後由鋼琴以三度或六度平行的活躍十分醒目。不久後,曲子以減七和弦為媒介轉入G大調,並強有力再現第一主題的開頭動機。但這裡並不是再現部的開始,而是在此部分末尾轉入D大調,大提琴再奏出十六分音符旋律時才進入再現部。呈示部中第二主題以下的樂段,遵照慣例移至D大調再現。當第一主題的動機被強有力的齊奏出來時,曲子暫時中止在附有停留記號的屬七和弦上。進入結尾後,相繼由大提琴與鋼琴奏出第二主題,然後以鋼琴的低音顫音從pp 漸強到ff,華麗而強勁地到達第一樂章的終止和弦。

第二樂章

充滿感傷情懷的慢板 (Adagio con molto sentimento d’affetto)

  d小調 2/4 拍子,三段曲式。情緒豐富,感傷味道濃厚的樂章。首先以合唱風的平穩主題開始,這不禁讓人聯想起精神已達昇華境界的晚年貝多芬一般,既有幾分孤寂的氣氛,也有高雅的氣質。此一主題轉入a小調終止後。鋼琴奏出有趣的節奏,在低音的琶音伴奏上,歌唱出表情豐富如天國一般的舒暢旋律。接著鋼琴以聖詠曲風的渾厚旋律將開頭樂段加以變奏。第一段就這樣一面留下濃厚味道,一面收結引導出第二段。

  第二段音樂,一掃過去哀愁陰霾的氣氛,以明朗快活的D大調開始。兩個樂器以優美的對位法舒暢地向前進行。通過對話風的部分之後,兩個樂器再度柔軟融合在一起,其後變換樂器再現前面出現過的旋律。如同冀望和平的此一樂段,彷彿不知止境似的,一直到漸弱後,才又變回陰鬱沉重的d小調,展開了相當於第一段之再現的第三段。

  第三段並非第一段忠實的再現,而是以兩個樂器的對話開始,節奏與音型逐漸複雜化,給人的感覺好像是第一段音樂的變奏。其後在如同向上蒼禱告的地方達到樂曲的巔峰,再接續如同平靜反省的樂句,最後如打消念頭一般,以D大調屬七和弦的停留記號收結第二樂章。

第三樂章

快板 (Allegro) – 賦格風快板 (Allegro fugato) D大調 3/4 拍子。本樂章與前面第二樂章不停歇連接演奏。

  本樂章以大提琴和鋼琴相繼以音階風奏出賦格主題的片段開始,際此之後,才由大提琴完整地呈示出賦格主題,這由鋼琴的低音部承接後,隨即展開四聲部的賦格而去。這時主題的轉位也跟著擴大,力度也出現巧妙的變化,逐漸提高緊張感而去。到達ff 的高潮後,鋼琴在大提琴的持續音上,以下滑式的琶音漸弱到pp,然後落著於升F音的停留記號上。此後大提琴就奏出新的第二主題,然後由鋼琴加以應答。

  此中又加入了連續三拍子旋律的主題,展開了宏大的二聲部賦格而去。此一賦格漸強到達ff後,鋼琴的低音上又出現持續性的長顫音,由此進入此一終樂章的結尾。結尾中,在不間斷持續的顫音上,速度轉快將第一主題中音階風的動機反復幾次,力度也隨之如波浪起伏,築起全曲的高潮。最後兩個樂器以二拍子的節奏如巨浪般流動,到達音響清脆而強有力的終止和弦,於此結束全曲。

  以上摘自《作曲家別/名曲解說/珍藏版-3/貝多芬》pp. 323-324, 328-329 (台北:美樂出版社,2006年)

(門馬直美)


孟德爾頌:D 大調第二號大提琴奏鳴曲,作品 58

  孟德爾頌乃德國鋼琴家、作曲家兼指揮家,人們記得他主要是由於他在許多音樂作品中如歌的曲調和優美的結構。孟德爾頌在早年就顯示了他偉大的天賦,九歲時舉行了首次鋼琴獨奏會,十七歲時創作了他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根據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構思的一個序曲。在其他作品中,許多仍為當今的保留曲目,包括他最後的三部交響曲 (第三號《蘇格蘭》、第四號《義大利》和第五號《宗教改革》);音樂會序曲《赫布里群島》(Die Hebriden,又名《芬加爾洞窟》,Fingal’s Cave) 和《平靜的海和幸福的航行》(Meeresstille und glückliche Fahrt);兩首鋼琴協奏曲;一首傑出的小提琴協奏曲;清唱劇《聖保羅》(St. Paul) 和《以利亞》(Elijah);八冊《無言歌》(Lieder ohne Worte) 和其他鋼琴作品,包括受歡迎的《隨想輪旋曲》(Rondo Capriccioso, Op. 14);數十首歌曲;和大量室內樂作品。

此D大調第二號大提琴奏鳴曲比降B大調第一號困難許多。作於1842-43年間,孟德爾頌將它提獻給來自俄國的贊助者威爾侯斯基公爵(Count Wielhorsky),公爵本人是德國著名大提琴家隆伯 (Romberg) 的門生,本人並擁有品質極優的史特拉第瓦利名琴。本曲於1943年在來比錫出版。同年10月29日在柏林由孟德爾頌的姐姐芬妮擔任鋼琴部份舉行第一次非公開的首演。真正對外公開首演是同年11月18日於萊比錫布商音樂廳舉行的,孟德爾頌親自擔任鋼琴部分。同一場音樂會中,他並擔任也是由他作曲的「弦樂八重奏,作品20」中的中提琴手。這首奏鳴曲是所有孟氏寫作的奏鳴曲中唯一含有四個樂章的作品。其他都只有三個樂章。

第一樂章

  甚活潑的快板 (Allegro assai vivace) D大調 6/8 拍子,奏鳴曲形式。第一主題一開頭即心情愉悅、熱情洋溢地開始,令人聯想到第四號交響曲《義大利》的開頭。孟德爾頌所有作品都令聽眾很容易一聽就接受並喜愛。抒情性的第二主題與第一主題產生明顯的對比。鋼琴輕巧且明亮的伴奏襯托著音域寬廣的大提琴聲部,相得益彰。

  第二樂章 詼諧的稍快板 (Allegretto scherzando) b 小調 2/4 拍子,三段體形式。是一首即興風的詼諧曲。音樂的織體中含有卡農式的趣味。使用弦樂的撥弦音響恰與拉弓的圓滑奏樂段形成鮮明的對比。

第三樂章

  慢板 (Adagio) G大調 4/4拍子。是一首融合聖詠合唱與宣敘調的優美樂章。此曲回應孟氏自己的兩齣清唱劇《聖保羅》與《以利亞》,更提醒我們孟德爾頌對巴赫的崇敬與對巴赫音樂之復興而鞠躬盡瘁之情。最後十二聲撥弦代表午夜靜諡的鐘聲。

第四樂章

  極活潑的快板 (Molto allegro e vivace) D大調 4/4拍子,迴旋曲。接續前一個樂章,本樂章以減七和弦戲劇性地開始,一直到第21小節都沒有脫離主和弦。此闕愉快的迴旋曲與孟氏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的終樂章頗為雷同。同樣都是需要高超技巧的美妙樂章。

(連憲良)


演出者介紹

連憲良

東吳大學音樂系學士主修大提琴,美國北伊利諾大學音樂教育/大提琴演奏與教學雙碩士,愛荷華大學大提琴演奏與教學博士。擁有美國鈴木大提琴教師證書全十級。

台北市人,自幼參加榮星兒童合唱團,接受七年完整的合唱教育。小學時由楊文標老師啟蒙小提琴。於師大附中高一時開始隨高不平老師學大提琴。大學期間曾由東吳大學管弦樂團協奏演出布魯赫「晚禱」一曲;服役期間由國防部示範樂隊管弦樂團協奏演出包凱利尼降B大調協奏曲第一樂章。旅美十七年間,曾任教於多所學校,並擔任 Rockford Area Youth Symphony Orchestra 指揮三年。2004 年返國定居,積極推廣音樂教育與音樂相關課程。2009年7月赴美國紐約林肯中心參與「全球榮星樂展」之演出,表演大提琴獨奏與合唱。同年8月獲得外交部補助,赴奧地利艾森市參與「第34屆古典音樂節暨海頓逝世兩百週年紀念」,進行開幕、台灣歌謠大提琴獨奏、弦樂四重奏表演,並參與6場大型音樂會演出。在2009年兩場國際性音樂活動中,透過專業音樂表演與國際交流活動宣傳台灣優美形象。除了持續於國家演奏廳舉行獨奏會與室內樂音樂會外,並多次於台北市立社教會育館與新莊文化藝術中心舉行沙龍音樂會之演出,深獲聽眾喜愛。

目前任教於國立台灣藝術大學、中國文化大學、亞洲大學,北投與新中和社區大學,並擔任新竹青少年弦樂團指揮。

徐嘉琪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琵琶第音樂院(Peabody Institute of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鋼琴演奏學士與碩士,師事Ellen Mack。曾獲頒琵琶第全額歌劇伴奏助教獎學金,和克拉拉艾雪費爾德伴奏獎;也曾贏得2001台北德文藝術歌曲大賽專業組最佳伴奏獎。

從2000年至2014年,她已陸續與長笛名家Peter Lukas-Graf, Trevor Wye, Robert Aitken, Shigenori Kudo, Amy Porter, Sharon Bezaly, Judith Mendenhall, Karl Kraber, Philippe Bernold, Loïc Schneider, Vincent Lukas, 新加坡交響樂團長笛首席金塔、上海音樂院長笛教授何聲奇、前柏林愛樂豎笛首席Karl Leister、2007年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大賽冠軍神尾真由子、及英國男高音Justin Lavender合作演出。記錄著台灣鋼琴家在音樂舞台上與國際級演奏名家的美好時刻與感動。

現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實踐大學等音樂系所兼任助理教授,除了教授鋼琴,豐富的演奏經驗與清晰的理念傳承,使得她所開設的伴奏法、總譜彈奏、室內樂等專業研究課程深受學生的喜愛。


回返大提琴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