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啊!茉莉鄉

目 錄

阮阿爸1932年的故事

秋天的罷工站

囡仔的世界

湖邊花

鱸鰻

掠馬變鹿

麻里摩之歌

時時看著恁兩人

阿忠初戀

非非非非非

矛盾

一半相思

早起鹿輕步行過
拄落過雪的樹林

忍冬香

阮植物無恬恬

雪花

楓芛的日子

幼芷佫無限

台灣味青草茶

水蛙夢

一幅雪

冬楓斑脂迎春風

伊帶領蕃薯仔行向天光

了然的野蠻的台灣人

燈仔花

我是政治家

活佇台灣詩間

日黃昏透早月(1)

日黃昏透早月(2)

敵友難分

事事倩人

草山情

遠及近

春天花

蕃薯仔的心聲告白

鄉親免驚

有爽道好

行動家

懷念菜頭

伊是拼生命

無地想伊

傀儡及干轆

天性

攬向夢中的恁爹地

秋天雪

飄撇的夢者

遊礦坑

鋼鐵詩

煤碳車

疼 -- 致友人

秋天的罷工站

紅嬰仔陳大中

伊的一生

再訪母校

怹按呢講

牛馬人的歷史

用情

來去的時

蕃薯免著驚

來去的時

翻頭看

山珍及海味

火種

那虹的詩

核能跳機

台灣製

秋天雲

草及群眾

我敬畏秋天

楓樹葉

世界傳奇

樹人四季

雪景

你莫去

條件的世界無良心

良心及狼心

教授老板雙面人

妹妹的心事

Taiwan唔通ROC

東西方的數學

鄉親

東西方相會

活佇台灣詩間

移民懷鄉夠生根

東海天鵝

蕃薯仔的陷阱 -- 矩陣數學

新春大雪

中村君無轉去

中央古物院

牽手傳奇

春天

-- 新春大雪

一、半暝落雪

這是新正初四
透早三點的天
天地靜寂寂
空氣抹甲白濛濛
楓枝骨發白光
佇新正無月的暗暝
一幅中秋夜的景緻
雪雪雪
落雪

二、車泅過雪

賓西是山河之鄉
山崙一粒佫一粒
谷地一坵佫一坵
早起時的社區街頭
一重厚厚的雪
車落崎
輾過去那船泅水

上小崎仔
車吐氣
出汽出汽出汽
來夠一個大崎前
看著上崎的車
一台一台無脈去

翻頭想欲轉去厝
來夠另外一個崎腳
上崎道愛先轉彎
路面佫是滑溜溜
無法伊

調過車頭

開向另外一條路
加速一衝過大崎頂
出社區上班來去

雪直直落
高速公路頂
掃雪車清未離
三線道變一條
視野短短
車行慢慢行

三、高速路頂箭雪行

落雪結冰
積佇擋風玻璃下腳
雄雄刮雪板煞定去
瞬間車玻璃結霜
車變青盲
趕緊停佇高速路頂
兩爿有汽車趕過去

摸摸拍拍摃摃
忽然間伊佫還魂
玻璃目珠又佫金金
起動緊行

欲出高速路
一台貨車擋佇交流道
掠準空縫
閃過去
嗑一聲相斟
緊旋
若無
穩會互雪吞落去
道免行

來夠公司前的大路頂

兩台車輾落路肩的雪堆
閃過去
開入公司的停車場
遼雪行入辦公室
才知已經宣布免上班
隨人顧生命緊轉去

換一條東西走向的高速路
向西去是落崎
猶有通車
三哩長的路頂
阮是獨一的游龍
向東去是上崎
歸排歸排的車未振動
一條長長三四哩的停車場

轉來夠社區
看崎吐氣
只好車停漢堡店
飲咖啡等人來救
佮同事一坐四五點鐘
暗時六點外
同事的親成來夠
伊有四輦帶動的急浮車
唔驚冰雪會衝崎
輕輕鬆鬆送阮夠厝

四、拓雪

隔工公司無辦公
來夠車庫前
雪是滿滿是
拓落去二呎外深
車道闊有三丈
二百外呎長
長夠大路頂
有得拓囉

一拓一縫藍光
一拓一孔藍洞
一拓一堀藍潭
每一拓攏有海的景色
每一拓攏傳來海湧聲

阮是南海的囝兒
日頭叫阮上青天
半路踅來北陸
降落樹林及人家厝埕
南海北陸本誠是親成
一年一擺阮來送定

一拓一座山崩
一拓一壁斷巖
一落三百外丈
一條蘇花公路半腰旋
一大遍的冰原
愈拓愈細
四邊變大海
新的冰島也出世

一拓一座冰山
互我拖過太平洋
一路崩一路溶
三點外鐘過去
車道海峽漸漸形成

冰山裂縫
射出藍光
一道佫一道
傳達千萬年的神話
神秘的人類生命史
造山造海造陸
滄海桑田的故事
佇車庫前演出
一幕佫一幕

五、雪花膏

艷陽日好天氣
蓬鬆蓬鬆的雪花膏
一拓一大塊
一重一重拓
幼綿綿白雪雪
滲著一抹海藍色

目珠食雪花膏
親像看水姑娘
免斟嘴道會出味
那像是看酸梅仔
免食道生津潤口

六、冰雪湖

厝頂積雪有夠厚
燒氣透厝瓦
化雪生水
厝簷排水槽結冰
起水壩
厝頂生湖
湖水滲入厝瓦
天蓬出清泉

暗來氣溫回頭
一度一度高
厝簷歸暝滴水聲
早起行出前門
冰筍垂吊半空中

地洞石筍費時千萬年
伊冰筍有夠敖
一暝道作成
佫是通光透明金晰晰

七、踏雪尋夢

行夠車庫前
踏著車道邊的積雪
雪含水
踏落去軟軟
那像熱帶的海墘
親像馬沙溝的海沙

踏過去
是北方的雪
一踏一印
踏過去
是南國海沙
一踏一印

起稿 (94-1-17),定稿 (94-7-6)茉里鄉家居。
-- .

回詩選首頁 || 回台灣五四三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