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是我的國家》 - 諾布教授個人傳記

Chapter 6
第一課

原著/Heinrich Harrer
翻譯/李凌純

.

中文譯版序

Chapter 1
家鄉的村子

Chapter 2
家居一日

Chapter 3
快樂童年

Chapter 4
我進入寺廟

Chapter 5
在薩宗的三個月

Chapter 6
第一課

Chapter 7
古本寺的見習歲月

Chapter 8
如願以償

Chapter 9
我的弟弟達賴喇嘛

Chapter 10
家人遷居拉薩

Chapter 11
從古本到拉薩

Chapter 12
抵達拉薩

Chapter 13
在哲蚌寺的學習

Chapter 14
拉薩的新年節慶

Chapter 15
父親之死

Chapter 16
我的印度及中國之旅

Chapter 17
古本的住持

Chapter 18
威脅與承諾的煎熬

Chapter 19
告別西藏

Chapter 20
往返世界各地

Chapter 21
自由的代價

.. 隔日清晨,我完成了我第一個重責,在父母、拉蚌的總管及本卓陪伴下,我必須拿著Chojal走過全院,在三十個殿中點燃油燈、燃香並放下祈福巾。連續幾個小時我們上山下谷,攀爬著陡峭而迴旋、盤穿在鋪石步道間的階梯。這份差事還包括到本院最負盛名的地方色東殿;在那兒,傳說中我們偉大的改革者宗喀巴,在此悟道。即使在費力的巡拜之後也無時間給我休息,我必須為了就任去拜訪住持及許多古本寺的仁波切;他們每一個人都親切熱情地接待我,給我糖果或玩具。

在古本寺,他們對小男孩都已頗有經驗,他們知道第一天是最難過的。除了登卓之外,他們帶來另外兩個小孩,天津及念卓,我與這三個玩伴度過幾個小時的快樂時光,並很快的在古本寺安定下來,不過除此之外,與父母弟妹再度分離依舊難受,他們在到達古本寺的第六天離開回去但澤。但本卓督導我每天的課業,他察覺到我內心難受,每天給我一堆功課,好讓我沒時間沉溺在感傷中。

現在我每天的規範計劃到以分鐘計算,在古本寺我們並非用公雞啼叫或日出日落來計時。這是我生平以來第一次看到鐘及錶。事實上,我擁有大約十五個咕咕鐘,大多數都掛在我房間的牆上,我的是其中最大的房間,且我尚稱富有,因為我的前世已經搜集了許多寶物。不過,我依然還太小不能把玩我的珍寶。而且我真正感興趣的還是那些玩具箱,那些玩具箱就像鐘一樣,是我的前世扎雷由蘇俄帶回來的。

我大部份的樂趣都來自音樂盒,它能奏出快樂及哀傷的曲調。當其中一首,也許是最優美的一首在演奏時,有個小小美麗的女生會出現,那總能深深打動我。她快樂的以芭蕾舞姿旋轉著,且她手上有一個盒子,那是我最喜愛的,其中有一個更小的人。我特別喜愛這個玩具,並且讓它一直反覆地唱。我經常想像這個小人會走出盒子並帶著更小的盒子,其中出現個更小的人,如此繼續下去。或許這是我第一次巧遇輪迴永生複雜謎團似的概念。

我已對許多尚未知曉的深奧秘密有了模糊的概念。很自然的我很快便想知道我前世人生的細節,一兩個老僧告訴我一些有關他的事蹟,他活到很老,且他在上一世紀當古本寺被火燒殆盡全毀的恐怖叛亂中逃過一劫。他的屠夫,像任何一個在西藏的屠夫一樣是回教徒,幫助他與他老師藏匿,以躲過襲擊的群眾。但當情況險惡到他無法再提供他避難場所時,他送給他們一個營帳。他們喬裝成乞丐逃到蒙古,嚐盡一切苦難,甚至連帳蓬都都掉了,但我的前世及時練就了醫治的功力,不久使他聲名大噪,最終因以致富。後來他被邀到蘇俄,在那兒他也十分有名。最後,當他正值壯年時,他帶著一車隊的寶藏回到古本寺,包括咕咕鐘及音樂盒,並重新在古本寺建造塔澤拉蚌。在他過世時,留下非常富裕的生活給他的轉世,也就是我。

因此當我還是個小孩時,我已經被當做是我王國中的主人了,塔澤拉蚌約有七十世以此為名的轉世。我住在行宮中最大最漂亮的房間裡。本卓是我最信賴的人,擁有離我房間不遠處的一間小房間。拉蚌的僧侶們都住在較小的建築物裡,馬都拴在最大的院子中,且通常不少於二十匹。拉蚌的財富經幾世紀的精明總管們管理已累積不少,由仁波切代代相傳。除了田、農場及拉蚌的土地而來的收入外,並有自四處富商及王子送來大量的禮物,以及租給佃農牧農的田地和農場,他們會繳交固定比例的收成物做為年租金…拉蚌由這些收入中付稅給駐紮在西寧的中國官員。

塔澤拉蚌有許多巨大的儲藏室,那裡存有佃農們及其他人的奉獻。我從未進去過,因為不想,它們大而陰森,加上在裡面我一個人找不到路。倉房也很嚇人,那油油的感覺令我很害怕,那裡又暗又潮濕且牆壁冰冷,進去裡面會令我冷得發抖。那裡就是我們存放所需的大量酥油的地方。在塔澤我們都會在茶中加鮮奶,在主食中加一點酥油。但在古本寺以及由拉薩到西藏中部,他們會特別飲用我們所稱的酥油茶。通常會有約兩三百名僧侶來我們殿中祈禱,我們必須提供酥油茶及糌粑,所以我們需要大量的酥油。

在古本寺的第一個禮拜,本卓再度是唯一為我上課的人。就如同以前一樣,過一陣子後他表示對我在讀寫方面的進步令他很滿意。有一天他突然對我說,我已需要另一名老師來教我了,他將我帶去明陽任波切那裡,他的知識淵博,確實使寺院的名聲更添光彩。我被帶到這位博學又絕頂聰明的人那裡,由他那兒我學到更多,不過本卓繼續教我文法和拼字。每天早晨九點,我與另兩個朋友念卓及天津,一同上明陽仁波切的課。令人意外的,約有五十名與我們年紀相當的小孩也來上課;很令人遺憾的,我們三個好友不被允許坐在一起,打從第一堂課開始,明陽仁波切就把我們分隔的遠遠的。我學會誦讀並默誦某些經文,我的求知慾被激發了,因為我必須與其他男孩競爭。

直到中午課已結束,午餐過後,我與我兩個朋友通常玩到下午四點,天津和Jangchub Nyendra不是任波切,不過他們都來自有名望的有錢家庭。我們玩耍時自然有時會吵架,Puntso總是監視著我們,然後嚴厲的告誡我,指出做為一名任波切我必須能控制我自己,我不能為一玩具或糖果與我的玩伴爭吵。在四點後我們必須回到自己房間,複習早上的功課,有些像家庭作業。

在我們用完晚餐後,六點我們來到鄰近的殿堂誦經,並做宗教習禮,我們誦經時非常虔誠,依循戒律上要求的態度,那很類似我們在但澤家中的佛堂裡及在夏山誦經時一樣。但在古本寺這裡,我們必須反覆誦經數次。起先我們雙手合十,然後將手放在額、唇及胸前,跪下以頭一再叩地,並在同時口念經文。通常是最廣為人知的Om Ma Ni Pad Me Hum六字大明咒,粗略的翻譯是「噢,你蓮花中的珍寶」。對一特別虔誠的僧侶來說,因為頭不斷撞壓在石地或硬木上,額頭上若結起厚繭一點也不稀奇,有點像被硬皮覆蓋的異生物。

除了這種祈禱儀式外,我們必須在佛陀前,五體投地跪拜三次。在其中majushri's是最重要的,這種完全五體投地更形困難,我們這些小男孩,並沒有在這些宗教禮儀上表現得夠虔誠,即令在本卓或其他老僧的要求下,我們也沒有多一些虔敬。我們自己做的時候,更不可能比在本卓或其他老僧的要求下還用心。當必須在七尊佛前做此繁覆的虔敬禮儀時,我們總是興奮地跑來跑去地玩耍。但本卓總是以要我們複誦當天所學的一切來制止我們,無論是誰,只要沒辦法流利背誦出來就必須得繼續讀到完全會為止。

繼續

回返台灣五四三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