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是我的國家》 - 諾布教授個人傳記

Chapter 9
我的弟弟達賴喇嘛

原著/Heinrich Harrer
翻譯/廖美冠,詹迺立

.

中文譯版序

Chapter 1
家鄉的村子

Chapter 2
家居一日

Chapter 3
快樂童年

Chapter 4
我進入寺廟

Chapter 5
在薩宗的三個月

Chapter 6
第一課

Chapter 7
古本寺的見習歲月

Chapter 8
如願以償

Chapter 9
我的弟弟達賴喇嘛

Chapter 10
家人遷居拉薩

Chapter 11
從古本到拉薩

Chapter 12
抵達拉薩

Chapter 13
在哲蚌寺的學習

Chapter 14
拉薩的新年節慶

Chapter 15
父親之死

Chapter 16
我的印度及中國之旅

Chapter 17
古本的住持

Chapter 18
威脅與承諾的煎熬

Chapter 19
告別西藏

Chapter 20
往返世界各地

Chapter 21
自由的代價

.. 催促喇嘛們召開代表大會的螺角,不尋常地響起了哀淒的詠嘆曲調。班禪喇嘛圓寂的消息,如風一般,迅速地傳遍了西藏的每一村落,以及大小寺院。就在不久前,班禪喇嘛在他從北京前往拉薩的旅途中,還曾經取道古本寺做客數日,然而,現在他已在另一次的拉薩之行中,於Kantse圓寂。

自從達賴五世認證他的高級親教師(great teacher)Tashihunpo寺的班禪喇嘛為「O-pa-me」,即阿彌陀佛(Amitabha)的轉世之後,從此每位班禪喇嘛的轉世都被賦予Tashihunpo寺的住持之職。不幸的是,當初達賴五世出於感激之情的認證,竟成了日後外邦人士利用來分化西藏的工具。雖然在藏人心目中,不僅班禪喇嘛的職權僅止於Tashihunpo寺,而且班禪喇嘛必須尊崇Chenrezig的轉世,即達賴喇嘛。但是由於西藏與中國間由來已久的衝突,中國人長久以來便試圖在暗中離間達賴與班禪。然而,對所有西藏人而言,達賴喇嘛仍是唯一至高無上的政教領袖。也因如此,中國也儘量避免任何和達賴喇嘛的直接對立。

班禪喇嘛生前的這次拉薩之行,其實是有其政治意味的。古本寺位處偏遠、近乎無政府狀態的中國領域中。雖然名義上,古本是受西寧的地方軍閥馬步芳管轄,古本當地的居民卻深信,他們原本應該屬於西藏。古本寺是班禪喇嘛生前最後拜訪的寺院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當班禪喇嘛離開古本寺之後,並非直接啟程前往拉薩,相反地,他選擇在遠離拉薩的中、藏邊境活動。班禪喇嘛圓寂的Kangtse即位於中國境內。中國人還提供了一支不下千人的武裝護衛,意欲陪同他前往拉薩。而我官方對此一舉動的回應是:拉薩隨時歡迎班禪喇嘛,但中國軍隊無論如何不得進入西藏領土。

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下,西藏各地對班禪喇嘛半帶敷衍的哀悼,也就不令人意外了。以古本為例,追悼的儀式,並無不同於對一般高僧的追思,其規模甚至小於數年前為曾主持我剃度的Chesho仁波切所舉行的儀式。但是整個過程仍是盛大而莊嚴的,是在佈置了無數油燈與蠟燭的古本聖殿Serdong寺中完成。

「Serdong」在藏語中的意思即「金樹」,有著鍍金尖頂及彩釉琉璃,四層樓高的Sertong寺圍繞著一株古木而建。大約六百年前,偉大的改革者宗喀巴(Tsong Khapa),就在這棵樹的所在地誕生,並在這裡接受剃度。傳說中宗喀巴的頭髮便化做這棵樹的樹根。這棵樹被與Sertong寺等高,銀色的Chorten嚴密地保護著,Chorten上滿佈著來自各地的朝聖者獻上的華麗裝飾與珍貴珠寶。Chorten本身又再被六個約五呎高,較小的金色Chorten,及十二個六呎高的金色油燈,和無數銀色油燈圍繞著。這些有著不下十五個燈蕊的巨大油燈,需要兩個成年男子伸直了手臂才能合抱。Sertong寺外,是一片濃蔭蔽日的大樹。我極愛這個地方,在我每天去Tsogtchen的途中,我總是習慣從這裡經過。另一個讓我特別喜愛Sertong寺的原因是,在每年最宜人的`月份裡,我總是約了朋友在此相會。

附帶一提的,班禪喇嘛圓寂前,在Kangtse會見了拉薩政府派來尋達賴喇嘛新轉世(即達賴十四世)的帶表團。雖然代表團在不久之後即認證我的弟弟,Lhamo Dondrub是新轉世的達賴喇嘛,但班禪喇嘛在病榻上,向代表團提到了一位由母親陪同,從Lonpa來到古本接受他祝禱的小孩,在班禪喇嘛用絲帶輕拂過每位受禱者時,這名小孩伸手抓住了絲帶,並執意不肯鬆手。班禪喇嘛顯然對此印象深刻。

代表團也因此決定長駐古本。根據西藏的習俗,這支有四十名成員的代表團團長一職,是由官方代表高級喇嘛Kyetsang仁波切,以及民間代表Kunsangtse Dzasa共同擔任。雖說這支代表團停留在古本約兩年,他們始終很謹慎,且儘量以不引人注意的方式尋找達賴十四世。但是,古本當地的僧侶們大多認為,那名經常被母親帶來朝聖的Lonpa小孩,會被認證為達賴十四世,即Chenrezig的新轉世。

不久,代表團傳出了他們曾經拜訪我的Tengtser老家之消息。此舉使得所有的僧侶都非常熱心地向我探察原委。由於代表團的原則是在得到最後結果之前都要保持沉默,所以我也是一無所知。甚至前來古本探訪我的父親,亦對此種傳言表示難以置信。我的父母是單純的農民,他們根本不會懷疑那些上門乞求飲水與食物的旅客,竟是千里迢迢前來尋找達賴十四世的代表們裝扮的。事實上,由於尋找達賴喇嘛轉世是一項必須非常小心謹慎的工作,代表團的成員們不得不喬裝成一般的旅人,以便可以對每個可能的人選,在暗中做最客觀的觀察。

隨著代表團在古本不下兩年的停留,古本地區的僧侶們,對於究竟誰才是達賴十四世的興趣也與日俱增。直到許久之後,我才由代表團的成員,Sera寺的喇嘛,Kesang那兒,知道了當初Kyetsang任波切及Ketsang等人造訪我家的經過,以及為何我的弟弟Lhamo Dondrub會被認證為達賴十四世。在那次拜訪Tangser的計劃中,他們喬裝成一隊正要去Chakhyung,但在途中向我父親借宿一晚的商人。為了在最自然且不引人注目的情況下,對所有情況做最直接的觀察,眾人中地位最高的Kyetsang任波切甚至志願喬裝為僕役。當他們一行人第一次走近我家的農莊時,我家簷下導水管的特殊式樣,立即引起Kyetsang任波切的注意,那就是早些年曾激發了我和玩伴們豐富想像的那個導水管。

Kyetsang任波切知道,拉薩的高僧曾經在夢中看見,當時尚身份未明的達賴十四世,站在有著這種導水管的屋簷下,他決定對小Lhamo Dondrub做進一步的觀察。他吩咐已喬裝成他主人的隨從們向我父母借宿,我父母自然是欣然答應。那晚,他以僕人的身份,和Lhamo Dondrub玩了好一陣子,他對小弟的反應,印象十分深刻。

Kyetsang任波切隨身帶了一些達賴十三世的遺物,每當他遇到可能的達賴十四世人選時,都會向他們不經意地顯現這些遺物,以試探其反應。在和Lhamo Dondrub進一步接觸時,Kyetsang任波切佩帶了一副達賴十三世的念珠,Lhamo Dondrub在看到這串念珠時,馬上很生氣地對Kyetsang任波切說,那串念珠是他的。而且無論別人好說歹說,他依舊堅持他對念珠的所有權。Lhamo Dondrub是個特別活潑且精力旺盛的小孩,此刻他也毫不退讓地要求Kyetsang任波切將那串念珠還給他。

不僅如此,Lhamo Dondrub還說Kyetsang任波切是一名來自拉薩的喇嘛,更令人訝異的是,Lhamo Dondrub竟然用純正的拉薩口音和他們交談,同樣的情況在Lhamo Dondrub看到達賴十三世的拐杖和一面鼓時再度發生,他堅持那些東西是他的而不肯鬆手。在整個過程中,Lhamo Dondrub一直十分亢奮,在其他人試圖強行取走那些他認為是屬於他的東西時,他甚至忿怒得幾乎落淚。

我的母親看見了這一切,她無法了解何以平時一向聽話的孩子會變得如此執拗,她尷尬地向孩子保證,一定會買一面大鼓給他,但是Lhamo Dondrub就是不肯放棄那面小鼓,還堅持要帶著小鼓就寢。我母親只有趁他熟睡時,才從他緊握的手中取下小鼓,交還給Kyetsang任波切。雖說Kyetsang任波切至此已對Lhamo Dondrub十分滿意,他仍不露半點風聲。第二天一早,他們隨即在不驚動別人的情況下,匆匆離去。

繼續

回返台灣五四三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