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是我的國家》 - 諾布教授個人傳記

Chapter 10
家人遷居拉薩

原著/Heinrich Harrer
翻譯/廖美冠,詹迺立

.

中文譯版序

Chapter 1
家鄉的村子

Chapter 2
家居一日

Chapter 3
快樂童年

Chapter 4
我進入寺廟

Chapter 5
在薩宗的三個月

Chapter 6
第一課

Chapter 7
古本寺的見習歲月

Chapter 8
如願以償

Chapter 9
我的弟弟達賴喇嘛

Chapter 10
家人遷居拉薩

Chapter 11
從古本到拉薩

Chapter 12
抵達拉薩

Chapter 13
在哲蚌寺的學習

Chapter 14
拉薩的新年節慶

Chapter 15
父親之死

Chapter 16
我的印度及中國之旅

Chapter 17
古本的住持

Chapter 18
威脅與承諾的煎熬

Chapter 19
告別西藏

Chapter 20
往返世界各地

Chapter 21
自由的代價

.. 期盼已久的一刻終於來臨了,代表團正式對外宣佈,將邀請Lhamo Dondrub前去拉薩。但即使如此,我們仍不能確定,這是否代表官方的最後決定。更何況,Lhamo Dondrub啟程的日子,也還在未定之天。原因之一是中國政府果不其然地刁難,馬步芳政府先是向代表團索取三萬元的保護費,但是在代表團好不容易籌付了這筆錢之後,貪得無厭的馬步芳隨即又要求再追加一萬元。至此,代表團已沒有能力再支付這筆額外開支了,不得已之下,只好和中國政府展開冗長的交涉。最後,代表團向回教商人商借,湊足了錢數,並如數交給馬步芳後,他終於同意放行。

這時,各種前置工作已經陸續開始進行,這趟拉薩之旅,僅僅在行前的準備上,就得耗時數日。我的父母,以及兩個弟弟Gyalo Dondrub和Lobsang Samten,也將隨同Lhamo Dondrub一起遷居拉薩,妹妹這時已嫁為人婦,自然不再是家庭的一份子,而我現下已是第四級的Shadupling Dratsang,極需潛心鑽研課業,因此,我們兩人並不在這次的隨行之列。

要和即將遠行的家人們分開,對我而言是極為難受的。特別是這次的離別之後,下次的重聚將會是如此地遙遙無期。因此,在內心深處,我對這個不讓我同行的決定,非常不滿。這支龐大的車隊出發當天,我懷著黯然沈重的心情,和許多僧侶們一同護送著車隊的最初兩小時行程。Lhamo Dondrub和Lobsang Samten一起乘坐在一頂特別訂做、由騾子馲著的轎子上,我的母親也坐在一頂類似的轎子裡。

在一個小山丘頂上,我最後一次和家人們擁別,直到此刻,我仍滿心地期望著,他們會在這最後的一刻,決定讓我同行。父親似乎察覺到我的心意,在分別之前,他向我承諾,他會儘力安排,讓我前去拉薩。車隊隨後便與送行的隊伍分開,正式開始了漫長的旅程。我駐足在山丘上良久,目送著車隊朝向遠處靛藍的崇山峻嶺間前進。而拉薩,應該就在那些山岳的另一端,遙遠無比的西方吧?車隊終於從視線中消失,我將座騎轉向歸去的路,任憑淚水滑落我的臉頰。

我黯然地回到空寂的住所,就在不久之前,弟弟們還在這兒愉快地嬉戲,而現在已經人去樓空,留下來陪伴我的,只有四處散落的玩具。其後數日,我常在夢中醒來,似乎Lobsang Samten仍在喚我幫忙,或是聽到Lhamo Dondrub又被惡夢所擾,然而這些都祇是幻覺罷了,要讓自己再安然入睡是多麼困難啊。

一位旅行者首次帶來了關於車隊的消息,他曾在藏北高原遇到車隊。此外,他還帶來了家人給我的十銖(Ten Gormo)和一頭乳白色的美麗小馬,這是爸媽對我這些年來扶持弟弟的獎賞。之後,一直等到前來朝聖的人們提及中國報紙的相關報導,我們才知道車隊已平安抵達拉薩。曾有一位內閣大臣率領著隨從們,在途中迎接車隊,並轉呈拉薩的官方信函,Lhamo Dondrub從此正式被授以達賴十四世的尊號。1939年10月7日,達賴喇嘛在來自拉薩以及西藏各地無數人民的歡呼及促擁下,乘坐官方派出的金轎,以最隆重的儀式進入拉薩。在次年二月的新年慶典上,官方正式為達賴喇嘛舉行登基大典,並授予他新的名號:Ngawang─雄辯的,Lobsang─智慧的,Tenzin─信仰的守護者,Gyatso─浩瀚如海的。

1939-40的冬季,古本寺為嚴寒及異常大量的降雪所苦。有時,我們甚至得在一天之內,爬上屋頂數次,去清除積雪,以防房舍被壓垮。街道中央也堆滿了和人同高的雪堆,祇有在建築物邊緣,留有僅容人行的狹窄步道。覆蓋著積雪的古本寺,雖然看來美不勝收,卻也累苦了僕役們。以取水為例,他們不僅要先下達水源,然後還需費勁地敲碎厚厚的冰層,最後還得扛水回到寺內。

由於如此的嚴冬,實在太出乎大家意料之外,準備不周的我們,吃足了酷寒的苦頭。大部份的寺廟、禪房、及寢室都沒有暖氣,只有少數房間有可用的壁爐,在此時要加裝壁爐也為時已晚,而且實在是所費不貲。我們只有用銅火盤,盛著廚房用剩的炭渣餘燼來取暖,銅火盤唯一的好處就是攜帶方便,你可以帶著它來來去去,放在你需要的地方。隨著酷寒的持續,我們更從附近的Lussar市集,買來更多的銅火器。

逛市集總是充滿了樂趣,我們可以好整以暇地,從各式各樣的火盤中挑出合適的,此外,火爐的備用零件也是不可或缺的;然而,僅管我們如此費心地準備,酷寒依然還是令人難以消受,每當刺骨寒風呼嘯著衝入寺內,我們祇有悲慘地瑟縮在一起。即使是在小禪房內,逼人的寒氣也同樣讓人無法久留,光是伸手翻書便足以讓人手指凍僵。我祇有採蓮花坐姿,好讓冰凍的腳趾緊貼著大腿。幸好Tsendru Gyatso總是儘其所能、無微不至地看護著我,他會適時地遞給我一杯熱茶,或是替我的火盤添些炭火。

和我年紀相若的沙瀰Dondrub Gyantsen,陪著我渡過了許多艱苦的日子,很快地,他便成為我最忠誠的掣友。無論環境困厄與否,他一直是最令我信賴的幫手。那時,我滿腦子都在偷偷計劃著去拉薩和家人重逢的各種方法,他總能適時地給我寶貴的建議與忠告。

在達賴喇嘛登基的前夕,我終於收到了家人給我的口訊。當時隨著爸媽一起前去拉薩的堂叔Tsering Dondrub,帶著多位僕役及一位來自Sera寺的喇嘛Chandzo Jampa,一起從拉薩回到古本。目前堂叔的妻兒們已遷入我在Tangtser的老家,他在不久後也要去Tangtser,和他們一起接管我家的農莊。Chandzo Jampa及堂叔,選用了耐力與速度皆十分良好的駱駝,以通過積雪的藏北高原。父親並託他們帶給我四頭,牠們是上天賜給西藏的恩寵之一,雖然牠們毛茸茸的外表,配上紅通的面孔,看來十分嚇人,但是牠們碩大的體型和溫和的性情,都令人十分滿意。

堂叔此行的目的之一,是要帶著目前住在Chungtsi的姊姊Tsering Droma及姊夫前往拉薩;此外,他還要去西寧的馬市採購大量馬匹。與拉薩相較,西寧馬市可說是物美價廉,堂叔先回Tangtser去探望家人,並將姊姊一家人帶來古本,接著又要去西寧辦貨。臨行前,他來古本寺與我話別,我央求他在抵達拉薩後,儘快替我安排,以便我能儘早和家人團聚。在1940的夏季,我再次悲傷地看著堂叔的車隊,趕著百來匹的畜群,浩浩蕩蕩地啟程前拉薩。除了我之外,全家人都將會齊了,到底我還要忍受多久的分別之苦呢?

這一陣子,去拉薩與家人團圓的渴望,以及前些時候代表團在此地尋找達賴十四世所引起的興奮與騷動,對我的修業而言,並沒有什麼正面的幫助。因此,對於即將到臨的會考,亦即鑑定我修完Shadupling Dratsang前五級課程的鑑定考試,我的內心感到既期待又有些忐忑不安。

在堂叔的車隊啟程後數週,親教師Shengo通知我正式考試的日期。考試一連五天,每天下午,我要接受由教授各門學科的Dratsang組成的評鑑委員會口試,口試內容涵蓋過去幾年間所有我曾修習的科目。此外,我還必須回答比我資淺的沙瀰們提出的問題,我於是下決心重拾書本,只願剩下的數週時間,足夠讓我準備這許多年來荒廢了的課業。

我的親教師Ohon Yongdzin熱心地幫我溫習,並巨細彌遺地為我重點複習,以期我能徹底融會貫通。這番功夫顯然並沒有白費─雖然我的成績並非頂尖,但我順利地通過了考試。不過,由於成績不盡理想,在Khenpo及Shengo依照傳統親自來住處恭賀我時,不禁讓我感到有些羞愧。無論如何,我仍然興采烈地參加隨後的慶功宴,畢竟我已完成了大半的養成教育。

在我完成考試後,想和家人團聚的念頭與日俱增,我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在拉薩的親人們。我完全不能瞭解,為何他們不能准許我去拉薩完成我的學業,甚至當總管明白地指出,我不應忽略Tagster Labrang時,我還是不願意順從這個相當合理的說辭,現在事實已十分明顯,他們不能接受我的觀點,我也不願聽從他們的意見,我似乎只有另尋他法,才能改變現狀。譬如說,逃離古本!前往拉薩的蓬車道,在這個季節尚不利於旅行,但我可以另覓他途;方法之一是,我可以先經由西寧前往沿海地區,然後在海港搭船到印度,接著再翻越喜馬拉雅山脈,即可抵達拉薩。這條迂迴的路線,要比經由蓬車道多花三倍以上的時間,然而我並不在乎。

我秘密地開始了準備的工作,一位在西寧中國行政單位做事的回教友人,甚至為我備妥了護照及其他相關的文件!雖然這個暗中離開古本的計劃,不久即因為風聲走露而被迫放棄,但是我的師長們,卻也因此瞭解我堅定的去意。他們至此也不得不承認,唯有准許我去拉薩,才是正確的決定。

對於此事,我真的是喜出望外,在我最勤奮且精明的助手Dondrub Gyantseng協助下,我全心全力地開始準備這個前後長達四個月的漫長旅行。但是很不幸地,我又再度因此荒廢了學業。當Chandzo Jampo再次隨著堂叔從拉薩來到古本時,我們已完成了初步的準備工作。Chandzo Jampo並帶來了父親的家書。這次我終於能喜逐顏開地讀完了信。信中說道,他現在已經要兌現當初曾給予我的承諾,他並且要將去留的決定權留給我。雖然他很坦白地告訴我,目前我最好還是應該留在古本修業,但是如果我決定要去拉薩,Chandzo Jampa會給我必要的幫助。我想離開古本的念頭早已堅定無比,如今又得到父親的許可,再沒有其他理由可以讓我留在這兒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家人們相聚,我們曾經如此地親近,而現在卻要被迫分隔兩地。我的家人是我最最珍視的,我對父母以及弟妹們的愛,是其他任何事物所不能相提並論的,因為無法與家人相聚,曾經使我的意志極度地消沈。我尤其思念我的母親,再沒有什麼能夠替代她給我的愛、她菩薩般的慈悲心腸、以及她出於天性對我的瞭解,我何時才能重新回到她的懷抱呢?

回返台灣五四三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