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是我的國家》 - 諾布教授個人傳記

Chapter 11
從古本到拉薩

原著/Heinrich Harrer
翻譯/廖美冠,詹迺立

.

中文譯版序

Chapter 1
家鄉的村子

Chapter 2
家居一日

Chapter 3
快樂童年

Chapter 4
我進入寺廟

Chapter 5
在薩宗的三個月

Chapter 6
第一課

Chapter 7
古本寺的見習歲月

Chapter 8
如願以償

Chapter 9
我的弟弟達賴喇嘛

Chapter 10
家人遷居拉薩

Chapter 11
從古本到拉薩

Chapter 12
抵達拉薩

Chapter 13
在哲蚌寺的學習

Chapter 14
拉薩的新年節慶

Chapter 15
父親之死

Chapter 16
我的印度及中國之旅

Chapter 17
古本的住持

Chapter 18
威脅與承諾的煎熬

Chapter 19
告別西藏

Chapter 20
往返世界各地

Chapter 21
自由的代價

..   前往拉薩的準備工作正縝密進行著,由於這次旅程所經之地大多荒無人煙,所以途中所需的糧食大部份都得自行攜帶。即使糧食不成問題,我們沿途卻還得提防盜匪打劫,所以旅人們都儘可能地結伴同行。為了安全,我們組成了一支有22名成員的旅隊,另外還有大批用來馱負帳篷、糧食的牲畜。沿途可能下雨,有時需要渡河,因此所有的行李、食物都得包紮的密不透水才行。一旦出發後,一切就只有靠天保佑了。

  我找到了一些用油脂處裡過的防水皮袋。每只可以容納一人份的Tsampa、四人份的麵粉及二人份的炸硬麵糰。每只袋子裝滿後重約七十磅。我的廚子們花了許多天的工夫準備了大量這種油炸、滋養的炸硬麵糰,炸好的麵糰小若櫻桃,我們可以方便地將它們置於杯中,沖入熱茶待其軟化後食用。我們也攜帶了奶油、大頭菜、洋蔥乾、甜菜根、醃蘿蔔、葯草及茶葉。另外我們也準備了一些肉,但是一般說來,肉類不必事前準備,我們可以沿途打獵或向牧人們購買。我們也裝了一些乾豆,以作為馬匹的飼料,以防在途中沒有足夠的糧草。

  這些後勤的民生必需品的數量是如此的驚人,讀者們應不會對我們這支隊伍的實際規模感到意外。我們共有120匹馱獸,其中有40匹馬可供我們在漫長的旅途中交替更換坐騎。隊伍中還包括了我的好友Dondrub Gyantsen及我住在Balangtsa的叔父。另外,一支由Chandz Jampa籌組的商隊也將和我們同行,Chandz Jampa從不放過任何賺錢的機會,在得到我父親半職業的指導後,他在西寧附近選購了一些上好的馬匹和騾子,以便在到達拉薩以後以高價出售給公侯貴族們,單是屬於他的牲畜中就有不下一百五十匹的馬。

  若非情況特別緊急,百年來所有選擇這條路線的旅隊總在夏季或冬季出發。有好些旅隊則是由許多來自各地的隊伍漸次在旅途中集結而成的。我們的隊伍在經過漫長而仔細的準備工作後,和另外兩支分別由Chandz Jampa和一位回教徒Matsenshi帶領的隊伍一起從古本出發。Metsenshi受雇於位在西寧的中國政府機構,他就是我先前提及的那位曾經幫我取得護照及其他文件的回教朋友。除了我們三支規模較大的隊伍之外,其他還有一些以僧侶或是牧民家庭為主,準備去拉薩朝聖的小型隊伍也與我們同行。當我們抵達最後一個旅聚集結點Tsaidam時,隊伍中的各類牲畜總計達二萬頭之多。

  我們這樣龐大的隊伍,前進的速度當然十分緩慢,但相對的,我們旅途中的安全也因人數眾多而得到最大的保障。此外,若有需要,大家能夠隨時互相支援。當然,誰也不能保証旅途中不會遇到盜匪的打劫。若遇上了經驗豐富的悍匪,我們的旅隊仍得奮力殺出一條血路才行。

  一位懂得占星術的專家認為五月十九日是最適合我們啟程的日子。而當天的天氣的確也十分配合。先前一連下了十四天的雨,天空才剛剛放晴,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天候上的問題。每年五月,古本地區常會下起傾盆大雨。當地表在艷陽連續數周的曝曬下開始龜裂,湛藍的天空會突然烏雲密佈。人們急忙躲入室內,天庭的出水口也已蓄勢待開。滂沱大雨即將傾盆而下。乾枯的大地飢渴地吞飲著久違的雨水。轉瞬間,整個地區就變成了一個超大型的土耳其浴池。冰涼的雨水落在燥熱的地面上立刻蒸發起漫天的霧氣。大量的霧氣甚至遮蔽了村落和山丘,一直要等到雨停後,霧氣才會漸漸消散。然而地面蒸散的水氣很快地又形成新的雲層並帶來另一波的大雨。直到太陽再度露臉時,這壯麗的景觀會接連出現數次。樹木在豐沛的雨水滋潤下紛紛萌芽,在雨後的陽光照耀下顯得青翠無比。綠草也以驚人的速度舖滿曾經乾涸的大地。原本被曬成了紅棕色的土地,很快的變成了一塊百花齊放的五彩翠綠地毯。

  我們就是在這樣一個美麗的日子離開了古本寺。負責馱物的牲畜最先出發,接著是騎馬的隊伍。我從窗戶中靜靜地看著大家忙著做好出發前最後的準備工作。盼望了許久的這一天終於來了,但此刻的我卻因為必須與許多好友分別而依依不捨。在古本寺的這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光,我在潛移默化中所受到的影響遠超過我所能理解的範圍。我衷心地感激古本寺的每一個人,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他們所為我付出的一切將會使我無以回報。在昨晚的惜別晚會中,我向住持、親教師及我朋友們一一辭行。他們對我的關心至今仍然令我感念不已。住持送我一件皮大衣使我在旅程中常保溫暖。我的好友Seto仁波切替我準備了美味的食物供我在旅途中食用。一向對我要求嚴格的親教師Minyang 仁波切,此時早已上了年紀、頭髮、斑白,他也溫和慈祥地替我準備了一件華美的羊皮衣,以免我在藏北高原受到風寒之苦。我心情激動地收下了他們的禮物和祝福。我衷心地為他們致上我最深的感謝。

  離開古本寺的儀式與十年我剛入寺時大致相同。我騎在馬背上,後面跟著一位喇嘛,撐著代表我的階級的黃傘。我緩緩地走過排成長列的僧侶面前。這些僧侶或沉默、或則低聲誦經,木管和喇叭合奏著美好合諧的音律,但此刻這似乎半帶哀傷的旋律卻讓我覺得心緒混亂。當我終於走過這僧侶集合成的長列,來到棚子的盡頭時,我心頭的焦慮才稍微釋然。在這棚子下,朋友們肅然地為我獻上最後一杯茶。在我喝完後,他們之刻再將茶杯添滿,就這樣讓它留在桌上。習俗上,這是希望遠行者能夠儘快平安歸來,能有機會再和大家一起共飲這第二杯茶。我含著滿眶的淚水,努力控制自己激動的情緒,而此時內心更是交雜著快樂、憂傷和感激的心情。我將手伸入外套的口袋,握緊了我隨身攜帶,裝有護身佛祖彫像的黃色外盒,祈求祂的庇佑。在和大家最後一次道別後,我遙遠的拉薩之旅正式開始。

  Lhagsam在得到許可後,一路護送我到旅程中的第一個旅隊集結點─Trekhog 平原。在攀爬了一段漫長陡峭的山坡路之後,我們於黃昏時刻順利地抵達了Trekhog 平原。這片草原的四周圍繞著人跡罕至的荒山野谷。草原上只有一條河流流貫,除了一兩處牧民的聚落和深山中一些住民外,這片廣大的草原上幾乎荒無人煙。為了節省我們攜帶的有限存糧,我們向遊牧人家買來牛奶和肉類。由於這裡的海拔約有一萬二千呎高,空氣稀薄,我們在升火時必須借助風箱才能使碳火持續燃燒。

  我們一共在Trekhog草原停留了三天,等待其他隊伍前來會合。第三天傍晚,草原上已搭起了不下四十個帳篷。此時Lhagsam終於不得不與我道別,我們倆人淚流滿面、相擁而泣,這是多麼令人痛苦的離別啊!我是如此地捨不得與這位多年來照顧我,扶持我的好友分別;自從Puntso過世後,Lhagsam就擔負起照顧我的責任,每天早晨他都會到我的床前把我叫醒,和藹的詢問我的身體健康狀況,然後替我做頭頸部的按摩。他不僅是我的老師、我的監護,他更是我最好的朋友。在長長的擁抱之後,Lhagsam送我一條手巾和五十元(gormo),並再三叮囑我要永遠保有虔誠正直的高貴情操。第二天清晨,在最後一次擁別後,他立刻翻身上馬,頭也不回地疾馳而去。當其他人正忙著準備出發事宜之際,我則靜靜地看著Lhagsam逐漸遠去的背影,一直到他和馬兒都消失在遠方的天際為止。

  在我們出發數小時後即抵達了當天的目的地Tongkhor。我們在山邊的一座小寺院下紮營過夜。再走了三天,我們到了可可諾(Ko-Ko-Nor),即所謂的藍湖。藍湖以它如藍寶石般澄澈湛藍的湖水聞名,明亮如鏡的湖面上,倒映著四周終年覆雪的山巒。天氣和暖時,微風吹在湖面上,泛起陣陣的漣漪,呈現一好山好水的優美景緻,然而每當暴風雨來襲時,藍湖的波濤卻也異常地兇猛,讓人驚懼。我對藍湖的美麗與廣大無邊早已耳聞,因此當我初到藍湖邊時,聽旁人提起環湖一週得耗時三個星期之久時,亦不覺得意外。有幾位僧侶在湖中的石島上蓋了一座寺院,在那兒過著近乎與世隔絕的靈修生活,他們連一條用來和外界交流的船也沒有,只有在冬季裡,當這個海拔數千呎的大湖結冰之際,僧侶們才徒步走過冰封的湖面,向居住在岸邊的人家化緣。附近的居民在天氣轉冷時會在湖中捕魚。當天氣暖和的時候,他們則不以魚類為食。

繼續

回返台灣五四三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