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是我的國家》 - 諾布教授個人傳記

Chapter 12
抵達拉薩

原著/Heinrich Harrer
翻譯/陳志全,徐儷芬

.

中文譯版序

Chapter 1
家鄉的村子

Chapter 2
家居一日

Chapter 3
快樂童年

Chapter 4
我進入寺廟

Chapter 5
在薩宗的三個月

Chapter 6
第一課

Chapter 7
古本寺的見習歲月

Chapter 8
如願以償

Chapter 9
我的弟弟達賴喇嘛

Chapter 10
家人遷居拉薩

Chapter 11
從古本到拉薩

Chapter 12
抵達拉薩

Chapter 13
在哲蚌寺的學習

Chapter 14
拉薩的新年節慶

Chapter 15
父親之死

Chapter 16
我的印度及中國之旅

Chapter 17
古本的住持

Chapter 18
威脅與承諾的煎熬

Chapter 19
告別西藏

Chapter 20
往返世界各地

Chapter 21
自由的代價

.. 星相學家們已經幫我選擇了一個到達Lhasa的好日子,至少從目前的天氣來看,他們的選擇似乎是對的。為了歡迎我們所準備的宴會,預定在距離首都只有一個小時路程的Rigya舉行。我在那裡下了馬之後就被帶到一個帳棚裡,一位代表達賴喇嘛的高僧在裡面歡迎我,並且賜予我白色祈福巾和一條由達賴喇嘛親自打結的紅色短帶(sungdu)讓我套在脖子上。歡迎我的禮物不是像以前的牛奶和麵粉,而是許多塊亮麗的羊毛及絲綢布料,因為這些東西比食物更適合。

當代表達賴喇嘛的高僧完成了他的歡迎,接著來自臨近的monasteries of Drepung及Sera的代表也來表示對我的問候。根據以前第五世達賴喇嘛在於邊界上的劃分,我的故鄉Tengtser是屬於Drepung的轄區,而Drepung又是monastery of Kumbum的上級。Drepung的Shengo也賜給我一條大的祈福巾。此時我感覺到有些被我的新衣所束縛住,並且也有點被這些莊嚴的禮儀給困惑了。

此時許多高僧帶著他們的僕人準備和我們一起進入Lhasa(拉薩)的Norbu Lingka,達賴喇嘛正在那裡等著我們。Norbu Lingka是達賴喇嘛的夏宮,它的意思是「珠寶花園」。但當達賴喇嘛那棟具有金頂的冬宮(Potala)遠遠朦朧地出現在眼前時,我心中卻是充滿著喜悅,終於快到達那嚮往已久的城市了!過沒多久之後,那個有許多壯麗建築和美麗花園的Lhasa已整個呈現在我們眼前。因為由北邊入城,所以我們穿越Lingkhor (在Lhasa城最外圍讓朝聖者暫時停留的圓形道路)。許多群眾已經在聚集了,並且從各地來的觀光客也已陸續趕到,我對這種景象感到眼花撩亂而不知從何看起。父親指著一處大花園,並且告訴我那裡將要蓋一棟大房子給我們。經過Potala的南端及穿越Chorten城門,我們到達了城西的Norbu Lingka。午後溫暖明亮的陽光,將Potala金色的屋頂照得好像在燃燒一樣。

石獅子矗立在達賴喇嘛的夏宮前,穿著歐式制服、佩帶現代步槍的哨兵則站著門口值勤。在父親的指令下,大家紛紛下馬,然後父親帶著我到我們暫時居住的小屋去。我在門口遇見母親,並且再次被父母華麗的外表所驚訝。雖然不容置疑地父親是一家之主,但母親通常支配家中所有的事情。現在假使不管她那一身亮麗的服裝,母親看來仍舊和以前一樣。就像Gyayum Chemo (Great Mother of the King),Dekyi Tsering的表現就如平時一樣,但同時她又散發出相當莊嚴的感覺。此時的我已將自己投向她的懷抱。

經過了在Kumbum幾個月變化不定的日子、艱辛和物質缺乏的長途旅行、以及前幾天的興奮之後,我終於又再次回到了給我安全和保護的家中。母親默默地給我一碗凝結(curdled) 的牛奶然後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髮。這種情景就像以前我玩的太熱時,會跑到廚房去找她一樣。還沒有結束向母親的問候,姐姐Tsering Droma就跟在弟弟Lobsang Samten後面跑進房間裡來。令我驚訝的是姐姐手上的襁褓中居然抱著兩個小孩,一個是姐姐的小孩─Tenzin Ngawang,另一個是母親在Lhasa才生的妹妹─Jetsun Pema。

那天下午,我被准許進入Norbu Lingka晉見達賴喇嘛,他住在一個由黃色城牆圍起的建築物裡。父親帶著我穿過黃色城牆上的門,然後進入Kesang Potrang,接著再引我到達賴喇嘛讀書的小房間。三位負責監督達賴喇嘛唸書的住持都在那裡,他們分別是Simpon Khenpo, the Master of Robes; Sopon Khenpo, the Master of Religious Ceremony; and Chopon Khenpo, the Master of Tea. 依照傳統禮儀,我跪地向達賴喇嘛臥拜三次,並獻上白色祈福巾。我弟弟達賴喇嘛現在已是六歲半的少年了,他穿著一件和其他喇嘛一樣簡單的紅袍。由於那三位住持在場,所以達賴喇嘛仍然表現地很拘束,並且有禮貌地詢問關於我旅途的事,但之後他卻牽著我的手到花園去。那花園有壯盛的樹木,在樹蔭下也有盛開美麗的花朵。達賴喇嘛熱情地向我介紹在這樂園裡所有的奇物,包括花朵、池塘、溫馴的動物、還有才剛成熟的果實。他並且很高興地表演如何壓碎果實給我看。他也告訴我一些有關他老師Yongdzin Rinpoche和Tagdra Rinpoche的事情。Tagdra Rinpoche同時也是擔任達賴喇嘛在法定年齡以前的法定代理人,弟弟也說他已經會讀和寫了。過了愉快的一個小時後我們又得分開,因為他必須去上宗教指導的課程。

當夜晚來臨時,我們全家聚集在一起吃晚餐,不曉得已經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子了?父親和我因為是家中最年長的男人,所以我們坐在主位上,接著旁邊是母親和已成為大男孩的Gyalo Dondrub及Lobsang Samten﹔姐姐Tsering Droma及姐夫則坐在他們旁邊。現在唯一缺席的人,就是那位能讓我們坐在這華麗餐桌前及漂亮房子內的弟弟。當達賴喇嘛到達時天早已經黑了,他很高興地向大家達禮。我們都要求他坐在主位上,但是因為尊重父親及我是長者,所以他拒絕了。最後,達賴喇嘛是坐在絲質的墊子,而我們則蹲坐在毛墊上。餐後,時間在我們全家快樂地閒聊中飛逝,很快地達賴喇嘛又再次地被帶離了我們身邊。

那夜,我久久無法入睡,心中由衷地感謝Buddhas給予我們這美好的一切。由於祂們深奧的智慧,才能使我們從Amdo的鄉村農場到Tibet的首都─Lhasa。在這裡,我們得到了超出夢想以外的富裕及崇高地位,我想再也不可能得到比這一切更好的了。現在,我心中深深地祈求我及家人的健康和長久的平安。

隔天清晨,一群喇嘛來訪並帶來一份和達賴喇嘛一同參加典禮的邀請函給我及父親。這種為了貴賓而舉行的莊嚴歡迎會通常是在每日的Drungja舉行。Drungja是由所有喇嘛官員聚集在達賴喇嘛的大廳舉行的典禮。一位特別的助理(Letsenpa)過來幫助我,並向我解釋這將在達賴喇嘛大廳舉行的莊嚴典禮的細節。他幫我穿上一件棕色絲外套和黃色短上衣,然後帶著我到Kesang Potrang前的寺廟基座,那裡已有約六百名朝聖者正等著進入大廳接受達賴喇嘛的祝福。不久之後,Dronyer Chemo邀請我擔任與他一起進入The Small Palace的首席貴賓。Dronyer Chemo是這群朝聖者的High Chamberlain和Master of Ceremonies﹔現在我跟隨他走在整個朝聖隊伍的最前面進入大廳。那些喇嘛官員早已在那裡坐在他們的毯子上。剛開始時我感到有些不習慣,但是現在已覺得好多了,因為這一切讓我回想起以前在Kumbum的情景。

當達賴喇嘛出現時,最後一位朝聖客幾乎來不及進來。達賴喇嘛小心翼翼地帶著從容自信的腳步走上他聖座的臺階,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站起來向他深深地鞠躬。當他坐下後,其他人才跟著坐下來。現在,父親和我慢慢地走向他的聖座並向他臥拜三次,然後Mendel Tensum典禮就開始了。我們將Buddha of Long Life的小雕像、小本佛經、及Chorten(象徵Buddha身、口、意)壓在我們的前額,並由達賴喇嘛為我們祈福。由於這房間昏暗的燈光及油燈閃爍的光線,使我感到四周人的臉似乎都變模糊了,只有達賴喇嘛的臉在金光中閃閃發亮。我恭敬地獻上一條昂貴的祈福巾給High Chamberlain,他的工作就是負責代替達賴喇嘛接受禮物。然後我走上前到聖位旁接受我弟弟的祝福。當他將雙手放在我身上給我相當尊貴的祝福時,我第一次注意到他的雙手是多麼的美麗。

之後,我跟著父親到達賴喇嘛法定代理人的座位去,Mendel Tensum典禮又再度進行。我們用祈福巾(kata)和法定代理人交換紅色短帶(sungdu)互相祝福。這亮麗的紅色短帶可以戴在脖子上、或當作護身符、或放在家中的祭壇上。後來,我們退到一旁並等待一長列的朝聖者通過達賴喇嘛和法定代理人。只有地位高的名人、高官、及喇嘛們才可以接受達賴喇嘛將雙手放在身上的祝福﹔其他的信徒則接受達賴喇嘛觸摸絲帶的祝福。

此時我完全地被這莊嚴的儀式所吸引住,在這個時候,High Chamberlain及一位喇嘛正端著一個大的銀茶壺走向我。當最後一位朝聖客接受完達賴喇嘛的祝福後,我的助理(Letsenpa)告訴我應再次走向聖座。依據傳統禮儀,我向達賴喇嘛臥拜三次,然後以鞠躬的姿勢端著我的木茶碗站在那裡,有人替我倒上濃郁的奶酥茶。我喝完茶後,用一塊白棉花將碗擦拭,並用一條黃絲布把它包起來放在一旁。再次地,我又向達賴喇嘛臥拜三次,然後退回我原來的墊子坐下。

同時,達賴喇嘛也喝完他的茶。然後那位端著茶壺的喇嘛再為其他在場的喇嘛倒茶,他也幫我再倒了一碗。喝完茶後,就開始分配飯食。達賴喇嘛是第一個被分配的,接著是法定代理人,由於我是首席貴賓,所以我是第三個被分配到的。習俗上,每一個人都要從碗中拿出一些飯來敬拜Buddhas。在喝茶及吃飯的儀式中,達賴喇嘛的僕人不斷地從他那裡拿禮物給我,禮物包括好幾袋的米、奶油、麵粉、和厚厚的幾捆羊毛及絲布,慢慢地禮物已在我前面堆積起來。我再次地向達賴喇嘛臥拜以表達對他的謝意,此時High Chamberlain也給我一條白色的祈福巾。然後達賴喇嘛立刻站起來並隨著法定代理人和其他的重要內閣離開,其他所有在場的人都給予最深的鞠躬。

典禮之後,我帶著深深感動的心情準備和父親一起回家,但因為我是達賴喇嘛的大哥,每個人都爭先過來向我表達問候,使我幾乎無法回到家。他們都送給我祈福巾,而我也向他們祝福。再接下去的數天,也有許多人來家中拜訪,其中有許多是內閣官員。我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告訴他們我旅途的經過以及在Kumbum和Siling的事情,相對地,我也向他們詢問關於Lhasa的問題。每天達賴喇嘛都會到家中來,但是只有停留很短暫的時間,因為他的許多工作及功課已佔據了他大部分的時間。

當這群來訪的人潮告一段落後,我終於第一次可以和父母親及弟弟姐姐們一起進城作一次「神聖之旅」(Chomeche),並帶著貢品到城裡所有的寺廟去進貢。Tsuglagkhang或是Jokhang以及Ramoche是在Lhasa最大和最有名的寺廟,我們在那裡燒香並點燃油燈。因為這城市條理的規劃、以及建築物和花園的豐富,我認為Lhasa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都市。Lhasa是由三條神聖的圓形道路將它分隔為三區﹔最內圈的路是圍著Potala而成的,在這區域裡,數以百計的朝聖者及訪客都不停地轉著嗡嗡嘰喳響的經輪(prayer-wheels)﹔第二圈道路又稱為Barkor,它圍著Tsuglagkhang、幾個街區的房子、以及許多商店而成﹔最外圍的那圈稱為Lingkhor,意思為停留區(park ring),它圍繞著那個以Potala為主的Lhasa,共長約五英哩。

大部分的房子都是兩層樓的建築,而且從它們的顏色及形式來看都沒有太大的差別。現在我又再次地穿過一間帶有精緻裝飾的華麗小廟,我特別被布達拉宮周圍的美麗花園所驚訝。在屋頂排雨水的小水溝,其每端各有一顆金色的龍頭突出屋簷邊,在四周也有許多屋頂掛著寫了經文的旗子,這些景象令我見了非常興奮。這個豐富、美麗、令我驚訝的城市,是由一群基本上反對戰爭、愛好和平的人,歷經數千年的高度發展而成的。最後,父母親終於帶我回家休息吃點心,我現在住的家只是暫時讓我們在新家蓋好之前居住的,這個新家也就是後來被中國使節團接管的那棟房子。

在接下來的某一天,我被安排到布達拉宮參觀,照例,父母及弟弟姐姐們又再次地陪著我。在這個訪問行程中,我熟悉了這整個巨大的綜合建築體,其中包括許多住家及一所大學校。在西側,有一間擁有二百五十位喇嘛的Namgyee Dratsang Monastery。我們必須穿過許多長廊,爬著似乎是無止盡的石階直到上了一段相當陡的木梯才能到達宮殿的最高觀景點。從矮牆望出去的景象讓我大吃一驚,這壯觀的全景真是超過了我的想像之外。整個廣大的Lhasa城全部都散佈在我腳下,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座巨大的玩具模型城。我看到了蓬馬車穿越城門入城,我也看到了在廟前的擁擠人群,及街坊的攤販們。所有的一切看起來是那麼地微小,這令我想起了我在Kumbum為了Festival of Lights用奶油所作的高塔。從許多祭壇和金爐冒出的縷縷輕煙昇入潔淨的空中,並變成透明的細絲慢慢地飄過全城。

特別地,我可以從很遠的距離清楚地看到流經城南的River Kyichu其閃爍發亮河水的流向。在山頂有國家醫學院的Conical Chagpori(鐵山),其山形線主要組成這棕色平原的邊界。在這裡,你也可以看到Sera及Drepung Monasteries。這美麗的全景令我看得入神﹔我牽著母親的手,並聽著她詳細地解說一切。

只要還沒有決定如何及在那裡繼續完成我的學業,我就有很多時間可以到城裡到處看看。我逛遍了所有的街道及巷子,並且幾乎到處都有新的發現。在Lhasa的每一件事情比起在Kumbum時,它是更不一樣、更豐富、及更令人興奮。在冬天開始之前,達賴喇嘛都會隨著一隊莊嚴的隊伍回到布達拉宮。我在布達拉宮學到了一些與典禮和宴會相關的事宜。在莊嚴的隊伍裡,每一個人都會穿上亮麗色彩的衣服。我父親騎著一匹壯碩的馬,而達賴喇嘛則坐在一個外面罩著黃色絲綢、由三十六位隨從扛著的大轎裡﹔跟隨在後的是一位喇嘛拿著被微風吹皺的孔雀羽毛傘。

我母親決定繼續留在Norbu Lingka的小屋中,直到嚴寒的氣候來臨時才要搬到Lhasa的房子去。在全家中,只有弟弟Lobseng Samten跟著達賴喇嘛搬到冬宮,他們住的房間是相當平實的。除了可以看到城市全景的客廳之外,那裡只有一間小臥房、書房、及室內廟堂。通常我只能和達賴喇嘛短暫地見面,但是卻可以和Lobsang Samten在大陽台長時間地相處。在那裡我們可以很容易地透過雙筒望遠鏡來觀察在我們下方市民的生活,並且相互指著人們在屋頂上升起的彩色紙龍。

因為Lobsang Samten, Lobsang Samte只比達賴喇嘛大兩歲,所以他們的興趣相當類似。全家只有他們兩個已經相互地用Lhasa的方言交談,其他的家人則仍在使用Amdo的方言。他們兩個已經漸漸地習慣他們是High Tibetan。無論如何,當達賴喇嘛在場時,我們都使用正式禮貌的Lhasa方言並盡量減少錯誤。

回返台灣五四三首頁